明州事变后,刘强东安全着陆!兄弟刘强东这个人救了他

明州事变后,刘强东安全着陆!兄弟刘强东这个人救了他

热点精选hqwsa542021-10-18 18:44:120A+A-

  在2019年开始的反资本风暴中,马云、马化腾、黄峥、王兴和其他互联网巨头都面临着风暴眼的咆哮。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征兆和缓冲。曾经最受欢迎的互联网领袖已经成为互联网用户谴责的“邪恶资本家”。

  当大工厂的创始人网民们发疯猎巫的时候,这个行业是鲁莽的,人们是惊慌失措的,刘强东成了错过的鱼。很少有人把“资本家”和刘强东联系起来。

  那天晚上23:32,刘强东因涉嫌性侵犯而被明尼波利斯警方逮捕,这震惊了世界,士民震惊了,被称为“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

  许多人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自信的判断:“大强子”结束了!

  4月后(12月21日)。美国当地警方决定不起诉这起性侵犯案。有些人仍然认为大强子时代已经结束。难道没有一个词叫做“社会死亡”吗?

  然而,时间线出现了转折点。大时代的爆发涵盖了刘强东的“小时代”。

  ▲ 明州事件警方抓捕刘强东监控视频(图/微博)

  2019年4月11日,也就是明州事件发生仅仅八个月后,老板在谈话和笑声中抛出了“996福报论”。

  许多人低估了”福报论的历史意义。如果我们必须为这一轮反资本浪潮找到起点,那一定是2019年4月11日。

  在这一天,中国网民对互联网资本的仇恨突然以如此戏剧性的方式暴露在公众舆论中,互联网精英和网民十多年的蜜月期结束了。

  一旦趋势确定,如果河流被确定,沛然和莫之可以抵抗。在“福报论”之后,反资本情绪增强并在漩涡中起伏。

  2020年4月17日,一个八卦事件意外地引发了一场巨大的质疑浪潮”资本控制公众舆论。

  2020年9月初,网络上流行着一篇名为“干掉骑手,困在系统中”的文章,美团和饿了么,这篇文章成为公众批评粉碎人性算法的目标。

  2020年10月24日,“外滩演讲”引起轩然大波,网民们似乎听到了大楼倒塌前的吱吱声。

  2020年12月29日凌晨1:30,一名23岁的大工厂女员工在上班途中突然死亡,无数网民表达了对新年“资本恶”的深切痛楚。

  2018年9月明州事件后,刘强东主动从公众舆论中消失,并试图默默休眠,以解决他成年后最大的生命危机。

  当反资本风暴来袭时,习惯于发表高调言论的互联网大亨们像活靶子一样一个个被击倒,但“放手”刘强东。

  在最需要保持低调的时候,刘强东已经提前一步进入了休眠期,这难道不是一种“运气”吗?

  最近的许家印和恒大无限接近崩溃的时候,在身边的笑傲江湖的王健林绝对应该感谢2017年提前的监督管理骚动。帮助他提前万达,控制,尽早释放风险。

  运气方面,明州事件不能说是刘强东造成的,但至少定义为祸与福的相信。

  2018年9月后的刘强东中,最能影响外界的信息是与妻子的折中传言,在层叠冲突的八卦和狗的血中“资本家”刘强东被遗忘。

  刘强东即使避开这股反资本浪潮,也完全不是运气。

  他在中国互联网圈中以独特的多重设计,有效地消除了他的资本家的家族设定。

  在国内的网络大师中,从家庭背景来说,张一鸣、黄峥、马云三人出生于各个时代的都市的中产家庭,马化腾和王兴甚至有准精英家庭的传言背景。李彦宏我出生于山西省工人家庭,好像是城里人。只是刘强东这是一个谎言般的苏北农村贫穷的两代人。据说连大学的学费都是亲戚和当地人收的。

  ▲刘强东每年选择一天发送(图/微博)

  在网络观众中,只有刘强东开口称呼自己的员工为“兄弟”。于是,世上就有“大强子”(“东哥”)及其兄弟们的故事。

  刘强东的“兄弟”设定是经过岁月而完成的。

  说到月薪,东哥他说“兄弟的工资要比县长的工资多”。说到劳动保障,东哥说:“兄弟姐妹都是家庭的支柱。今后京东员工不管工作期间发生什么不幸,公司都会对所有的孩子到22岁为止的学习和生活费负责。”。

  ▲2019年11月25日京东副总裁宋旸的朋友圈(图/微博)

  在网络上蔓延的场景之一是2016年11月,刘强东参观新员工宿舍的时候,一个房间里住着4~6个人。厕所还是蹲着的。东哥大发雷霆,大声喊着“我想生气地揍别人”。“京东的员工宿舍里,一个人只能住两个人。工作三年以上的员工只能住一个人的房间。”

  此时,刘强东不仅是创始者、会长,京东快递孩子们的哥哥、总舵手。这样的“兄弟”的设计也许并不粗俗,但是在邮递员和煽动酒的骚动中,大钱和邮递员的财产和阶级的差距,在忠义堂式的社会义气中消失。

  在一次裁员中,刘强东更丰富了他的兄弟理论体系,让京东式的裁员自己在义气逻辑中商量。

  刘强东这样解释他的裁员:“不是我兄弟得过且过”,“我应该为18万兄弟身后的18万个家庭负责,还是应该让1%的人得过且过,对他们负责?”

  这是刘强东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类设计。明州事件不仅使刘强东名誉扫地,而且出乎意料地产生了这样一种效果:当我们提到刘强东这个名字时,我们很可能想到的是“油腻的人”,而不是富人,而不是资本家。

  “油腻的人”自然不是一个好的人类设计,更不用说刘强东自愿选择的人类设计了,但客观上,在这个时代,“资本家”是一个比“油腻的人”更致命的人类设计。

  更有趣的是,在互联网上热衷于批评“资本家”的主体是年轻人。他们不仅与刘强东分享草根环境,而且对明州事件刘强东也有心有戚戚焉“同情”,只是犯了全世界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在明州事件中,大量男性站在维护男性权利的一边,攻击“受害”女大学生。这种支持很可能转移到明州事件之外。

  据传闻,前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是继二战之后意大利任期最长的总理。意大利人(男性)不能放弃这个和他们有同样欲望和秘密需求的“坏人”。

  甚至可以说,在一些人眼中,明州事件的“缺陷”使刘强东更像一个活着的普通人,而不是上升到“人类民族社会,一切都应该站在这个最高点”刘强东。

  一个有缺陷的人很可能会超过所谓的正派人,他整天在公众形象上大言不惭,就像一个有缺陷的人特朗普,他在美国选民中拥有如此高的支持率。

  即使是运气和人类设计也不能完全解释刘强东的“撤退”。可以说,刘强东的商业模式可能最接近这个时代。

  如今,在电商商业模式之战中,刘强东与其他电商平台的最大区别可能在于,它从一开始就走上了“自建物流”的路线。

  自建物流和非自建物流没有区别。然而,在这个强调“共同繁荣”和抵制“资本挤压”的时代,京东自建物流具有自然的政治正确性:超过100000京东快递名员工是京东的自有员工,与高薪程序员一起享受五险一金的利益。

  当美团、饿了么和滴滴因劳务外包和未缴纳社保而受到舆论批评,并被视为资本为了降低成本而失去社会责任的铁证时,京东模型就像互联网行业中的一条独立的流。

  在过去的一年里,2018年初发布的一条老微博刘强东多次受到网民的“赞扬”,几乎被“封印”:“我们坚持全额付款五险一金?如果我们通过劳务外包或支付更少,我们每年至少可以多赚50亿人民币!"

  更有煽动性的是,面对刘强东的采访,“如果这家公司是克隆员工的五险一金”因此,如果牺牲了他们60岁以后的生命的钱,那就是耻辱的钱。无论赚多少钱良心都会不安,如果不能放心的话,这家公司的存在有价值和意义吗?”

  ▲刘强东2017年《遇见大咖》采访(图/微博)

  关于2018年的历史时刻,有人说了比刘强东更“共有”色彩强烈的话吗?

  2018年,刘强东“拒绝”赚了50亿元以上。2018年,刘强东强化了兄弟的设定,“永远不解雇兄弟”。2018年,刘强东明州事件后提前倒下了…

  从那以后,在网络用户的心中,“坚强的孩子”“东哥”变成了“油腻的男人”刘强东或者“兄弟”刘强东,“资本家”刘强东留在了2018年。

  运气好与否,是不是设计和真品,但能积极地赚50亿日元。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每日新资讯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每日新资讯 ©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新资讯网专注于为上班族、白领提供网络精华内容,精选网络热点精华,让您花更少得时间,更快速的了解和充实网络文化,及时掌握网络热点、事件的进程。